只有黑话,才能拯救互联网人

  1. “ 联动协同多部门,多维度发力支撑办公场景,打造硬件故障紧急处理 SOP,提前布局对接团队,以易用性组合拳为抓手,提高团队运作效率。”

只有黑话,才能拯救互联网人

原创 东半球第二正经の 牛顿顿顿 4月8日

最近,一鸣同学在字节年会上怒斥了公司报告中的 “ 互联网黑话 “ 现象,我看了一眼他举的例子,整个人当场就被生态化反了:

给大家念一段我用咱们双月会材料里摘出来的词,拼凑出来的一段话:

过去我们主要依靠推荐技术赋予的信息分发能力、跨端联动抖头西、分多个产品自研,实现深度共建,形成组合拳,打造内容生态闭环,以此赋能客户用户创造价值。未来我们要增加横向不同场景价值,延长服 务链路。同时纵深满足用户需求,借助人类年龄的自然势能,在小中青多个年龄用户深度渗透。另外通过加强基建投入,多种阵地相关产品完善经营价值链路,建立对外用户持久影响力。

黑话不是没见过,但这种级别的,堪称 “ 互联网黑神话 “,玉皇大帝来了也只能喊一声:

你这个颗粒度的输出,很难击穿我的心智啊。

为了发力,拆解,抨击这个现象,我和阿半紧张的孵化了一整宿,通过增强耦合性,我们一起进行了串联,拉通,输出,为这篇稿子赋能。

我对阿半个说,写完稿子咱们就联动,我喜欢在后面发力,你最好给我一个抓手,我要牢抓你的两个突出点,两手抓两手都要硬,我们对齐水位,聚焦痛点,打通要害,完成闭环,你要提高感知度,我们一起达到引爆点。

阿半当时脸就红了,发出了灵魂的拷问:

那个务实、奋进、用结果说话,承载着年轻人光荣与梦想的互联网死哪儿去了?

1

为什么这些互联网人在职场不讲人话,整天搞这些 “ 务虚 “ 的八股文 “ 黑话 “?

因为,黑话是最好的 “ 职场遮羞布 “。

大厂今天 OKR,明天 361,大搞周报文化,甚至早有早报,晚有晚报,月有月报,仔细一看,全是福报。

原来是为了汇报工作写 PPT,现在为了写 PPT 写 PPT。

入行互联网,别的没学会,先成了 PPT 精装师,模板搬运工。

但问题是,大部分人的工作价值感是很低的,一周搞不出什么东西来,很多人既没有 Power 也没有 Point。

那么如何让自己平庸的,低效的无价值工作,听上去,稍微有那么点价值和深度呢?

这时候就需要点专业的 “ 黑话 “ 来装点门面了。

我今天虽然别的没干,找人修了个打印机,但只要用黑话包装一下,就成了:

“ 联动协同多部门,多维度发力支撑办公场景,打造硬件故障紧急处理 SOP,提前布局对接团队,以易用性组合拳为抓手,提高团队运作效率。”

装神弄鬼,故弄玄虚,把简单的东西讲复杂还不容易吗?

2

大厂里那些大大小小的领导,嘴里的黑话也越来越高了。

为什么?

别觉得当上了领导,就有真本事,输出个 “ 洞察 “:

这几年的互联网人,尤其是大厂的中层,草包含量越来越高。

越是废物,越热衷拼凑这些,晦涩难懂,佶屈聱牙,专业色彩浓厚的 “ 术语 “ 为自己 “ 赋魅 “。

他们自己都没意识到,能当上领导,完全不是因为能力强,只是运气好,沾上了时代尿频一样洒下的红利。

很多中层高 P,无非就是出生早一点,毕业早一点,在早期混进了大厂。

大厂也有年功序列制,公司高速成长,新的管理岗缺口自然就会出现,哪怕做不出什么成绩来,只要你苟的聪明,同届有本事的人跳出去闯了,那就是剩者为王。

老人们的职场,就像坐电梯往上升,就算你是条狗,跟着走,也能干成保卫科科长。

这就是时代红利滋中了你。

不管是时代的红利也好,空降兵也好,外行领导内行也好,越来越多的草包领导们面临同一个困境:

不够屌,怎么才能装逼呢?

如果完全不专业,那至少也要想办法让自己 “ 看起来 “ 专业。

赋魅的本质,就是包装。

搓澡不叫搓澡,叫人体表皮组织研究;

搬砖不叫搬砖,叫研究物质空间位置转移的科研项目;

贴膜不叫贴膜,叫智能数字通讯设备表面高分子化合物平面处理;

互联网黑话是对酒囊饭袋最好的包装。

3

更重要的是:务虚是最安全的。

这几年一个趋势,大佬们也不爱讲真话了。

其实,早些年,很多互联网大佬其实还是讲人话的,不仅讲,还十分爱讲。

一鸣同学当年喜欢出来谈延迟满足,王兴在写了一万多条饭否传经布道,黄峥甚至开公众号写连载,当年,讲的都是大实话。

然后呢?

“ 悔创阿里 “” 不知妻美 “” 一无所有 “” 普通家庭 “” 名下无房 “” 顺便挣钱 “

实话很快遭到了反噬,各路媒体围观解读,挖坟打脸。

难看吗?很难看。

这个时候,老一辈的生存哲学才发出了闪闪的光芒。

《是,大臣》里面有句名台词 “ 如果人们不知道你在干什么,他们就不知道你做错了什么。”

多说多错,少说少错,不说不错。

非要你讲呢?那就尽量让说了和没说一样。

黑话,闪闪发光。

互联网黑话只是一种职场文化,或者说是生存哲学吗?

不,黑话的背后,隐藏着一个冰冷的现实:

互联网来到了 “ 守成时代 “。

群雄逐鹿,尘埃将落。

各个赛道上的大厂已经划完了地盘,站稳了脚跟,那些最暴利的业务早就被大厂吃干抹净。

甚至连不怎么挣钱,曾经让他们不屑一顾的边缘业务都成了大厂的爪牙们争夺的焦点。

扩张逼近边界,格局固化,增量见顶。

那个曾经改变无数普通年轻人命运窗口要关闭了,一个充满光荣与梦想的时代要落幕了。

我国的互联网普及率,用了不到 15 年的时间,就从 2006 年的 10% 增长到了 70%。

在这 15 年里,无数怀着理想的年轻人涌进来。

互联网一度是年轻人的理想国。

你讨厌传统行业里的蝇营狗苟你可以来这里;

现实里一无所有,迷惘无依,你可以来这里;

不需要你有一个区长父亲,不需要你有一个企业家母亲,有一腔热血,这里就有梦可以给你做。

然后一代年轻人用青春和热血敲下一行行代码,开发出一个又一个改变我们生活的应用,用 996 和青春饲喂出一个又一个世界级的互联网巨鳄和独角兽。

然后,没有了然后。

存量和守成的时代,是一个不说人话和逆向淘汰的时代。

“Talk is cheap, Show me the code” 的时代结束了。

那个普通人可以闪闪发光的时代也结束了。


转载请注明来源,欢迎对文章中的引用来源进行考证,欢迎指出任何有错误或不够清晰的表达。也可以邮件至 1209453173@qq.com